2010年5月5日星期三

修辭法 - 借喻


上回談到令同學望而生畏的借代法,今天談談它的「兄弟」──借喻法。

借喻也是比喻的一種,跟明喻或暗喻(隱喻)的不同之處,在於它沒有比喻詞,例如明喻專用的「好像」、「仿如」、「彷彿」;暗喻專用的「是」、「成為」等,而是直接用喻體代替本體。

我們看看這一句:

這場「過雲雨」很快會過去,他會浪子回頭的。

似乎丈夫有外遇了,妻子的朋友安慰她,說這外遇是短暫的,他很快會回來你身邊。她用了「過雲雨」比喻那丈夫的外遇:外遇是本體,過雲雨是喻體。

我們很容易能把借喻句變成明喻或暗喻句:

這事情就像一場「過雲雨」… (明喻)
這事情只是一場「過雲雨」… (暗喻)

不過在上面的環境中,當然用借喻,盡量隱晦為佳。

要分辨借喻和借代,其實很簡單,借喻可以像上面的例子般轉化成明喻或暗喻,使本體、喻體和比喻詞一清二楚。借代卻不可以,例如我們上一篇提及的「叮叮」(電車),試問我們可以說「那電車很像叮叮」嗎?當然不能。

和上次介紹借代的情況一樣,借喻法並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東西,它其實無時無刻都在我們身邊出現,以下就舉一些我們都很熟悉的例子:

我們上體育課時,都要穿「白飯魚」。


快去洗澡吧,「烏糟貓」!

很多內地遊客隨地「放飛劍」,有損香港市容。

你這個「籮底橙」,別指望嫁得出了。


千揀萬揀,揀着個爛燈盞!

你知道上面的白飯魚、烏糟貓、飛劍、籮底橙和爛燈盞,分別用來比喻什麼嗎?

上回談到,我們廣東人常運用借代法稱呼各色人種,例如日本人我們稱為「架仔」,就是針對他們在說話裡特別喜歡加個「架」字,以這一特點作為日本人的象徵和標誌稱呼他們。這裡用的是借代而不是借喻,因為「架仔」只是他們的一部分特徵,不是形容他們的喻體,試想,如果我們將它轉化成明喻,說「日本人很像架仔」,合理嗎?

而借喻法同樣也是我們稱呼其他人種的常用手法,例如黑人女士,我們稱為「黑珍珠」,這是因為她們皮膚黝黑,活像黑色珍珠一樣──對了,可以轉化成明喻句,它自然是借喻法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